掃一掃,
關注
微信

破除司法鑒定“頂端優勢”

責任編輯:admin發布時間:2017-08-24 11:11瀏覽

  日前,安徽蚌埠警方宣布,17年前的區長助理于英生殺妻冤案告破,強奸殺人犯罪嫌疑人—當地交警武某某落網。專案組克服多種困難,從嫌犯遺留痕跡物證中檢測出DNA樣本獨特信息,經排查鎖定嫌犯。
 
作為司法鑒定之一的DNA鑒定再次發揮了重要作用。而事實上,被廣泛推崇的DNA技術鑒定,其“近乎百分之百準確”的“神話”也被實踐打破過,前幾年發生在新疆庫爾勒市的“一命兩尸”案件,受害人雷某失蹤后,警方在一水渠中發現一無名男尸,經DNA鑒定認定為雷某。而后殺害雷某的犯罪嫌疑人被抓,警方根據供述找到了一具尸體,經DNA鑒定也認定系雷某。
 
在“一命兩尸”案件中,鑒定錯誤是因為DNA鑒定人員根據“99%(統一認定的標準應該達到99.9%以上)的親權概率”作出了錯誤的統一認定,顯然,是人為失誤而并非科學之錯。當然,有時候所謂的“科學”鑒定也并不可信,近年來發生的杜培武案、佘祥林案、趙作海案等冤案,無一不是司法鑒定惹的禍。
 
特別是杜培武案,先后經過警犬氣味鑒定、泥土化學成份鑒定、火藥殘留物鑒定、測謊鑒定四份鑒定,其中的“測謊鑒定”作為“中國測謊第一案”當時被多家媒體高調宣傳。佘祥林案、趙作海案也均為法醫對死者身份做出了錯誤認定。
 
雖然這些冤案的形成有偵查人員刑訊逼供的因素,但缺乏認真、科學的鑒定也是成因之一,因為刑案偵查中的鑒定意見對于偵查方向起著決定性作用,在鑒定意見對犯罪嫌疑人身份的“鎖定”之下,嫌疑人的自我辯解往往被認為是認罪態度問題而不會被重視。
 
科學并不會欺騙,只是辦案人員過于依賴鑒定的科學性。科學性源于客觀性,事實上任何一種鑒定意見都是案件的“基礎證據”與鑒定人“主觀判斷”的結果,而這兩者都有失真與異化可能。從“基礎證據”分析,其形成、提取、保管、檢驗、提交各個階段都有可能失真。從“主觀判斷”分析,比死亡原因、死亡時間、死者年齡等鑒定,也夾雜著鑒定人根據自己專門知識所做的主觀判斷。
 
并不嚴謹的鑒定之所以能突破公、檢、法層層的證據審查,與司法鑒定體制不無關系。2005年全國人常委會《關于司法鑒定管理問題的決定》通過之后,公檢機關依然保留了鑒定機構,法院不再設立鑒定機構。這種設置使刑事訴訟上偵查機關占據了司法鑒定的“頂端優勢”,而審判機關基于技術劣勢很難對偵查機關的鑒定證據作出科學判斷,而只能進行一些程序性的審查,使錯誤鑒定很難在訴訟中被發現和排除。
 
 
偵查機關鑒定“頂端優勢”下的鑒定話語權,導致法官成了鑒定人的“牽線木偶”,錯誤鑒定導致的冤假錯案一次又一次損害著司法公信力,必須找到一種方法來解決這一難題。“把專業事情交給專業人士判斷”,是訴訟對于科學知識應有的態度。對于涉及專門知識和需要對鑒定證據作出認定的案件,允許被告人其專門性問題可聘請專家證人,與公訴機關形成“技術抗衡”,而法院則可借鑒國外的“專家陪審員制”方式對“鑒定”進行鑒別,由“陪審專家”對鑒定中涉及的原理與方法進行認定。
 
這樣才能發揮好司法鑒定這把“雙刃劍”的正確作用。

上一篇:經鑒定無刑事責任能力 “

下一篇:陳水扁經醫療鑒定病重 

分享: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