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
微信

股權轉讓案例:約定股權轉讓款分期支付,若逾

責任編輯:admin發布時間:2017-08-24 15:11瀏覽

  

案例
 
2009年,甲承包當地煤礦一井,承包期至資源采掘枯竭時止。
 
2010年,甲與乙簽訂了《合伙協議》,約定:乙以100萬元入股該煤礦一井,享有該井20%的股份。甲以現有設備、機械等,享有該井80%的股份。雙方共同經營、共同勞動、共擔風險、共負盈虧。后雙方簽字。乙當日支付100萬元。
 
2012年5月,乙與甲簽訂了《退股協議》,協議約定:雙方自簽訂本協議之日起,乙完全退出該煤礦的生產經營,并將20%的股權轉讓給甲,甲支付乙300萬元。付款方式為自2012年6月起,每月從該礦的生產效益中拿出50萬元支付給乙,直至300萬元還清為止。當日,甲向乙出具欠條一張,內容為:甲欠乙人民幣300萬元,自2012年6月開始還款,每月還50萬元,如不能按期還款,甲需承擔日千分之二的違約責任。本欠款由擔保單位承擔連帶擔保責任,擔保期限自2012年5月至2014年5月。甲在債務人處簽字,并在擔保單位處加蓋煤礦的公章。隔日,雙方到工商部門辦理了股權變更登記。
 
2012年6月、7月、8月,甲分別支付乙50萬元。自9月起甲便以各種理由拖延支付款項。乙轉而找到礦廠,而煤礦廠以沒有收到本案爭議的300萬元而拒絕承擔保證責任。乙與甲、礦廠協商無果后,以欠條為證據,將甲和煤礦廠告上法院,要求:1、解除《退股協議》,甲及時返還轉讓的股權;2、甲支付日千分之二的違約金;3、煤礦廠承擔連帶保證責任。那么乙的要求,法院會支持么?
 
 
 
解析
 
第一,解除《退股協議》問題
 
通過上述案例描述,我們可以知道《退股協議》記載了兩件事情,其一為乙退出企業生產經營;其二為乙將股權轉讓給甲,甲分期支付款項。
 
首先,甲、乙協商一致,乙退出企業經營是雙方沒有爭議的,可以支持。
 
其次,分期付款問題。參考《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七條:“分期付款的買受人未支付到期價款的金額達到全部價款的五分之一的,出賣人可以要求買受人支付全部價款或者解除合同。出賣人解除合同的,可以向買受人要求支付該標的物的使用費。”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三十八條 :“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七條第一款規定的“分期付款”系指買受人將應付的總價款在一定期間內至少分三次向出賣人支付。分期付款買賣合同的約定違反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損害買受人利益,買受人主張該約定無效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之規定可以看出,該分期付款的特點為:1、買受人分3次以上付款;2、一般在生活消費中,多發生于經營者與消費者之間;3、出賣人存在一定風險,為保證出賣人的利益,授予出賣人在一定條件下行使合同解除權。
 
但本案中的股權轉讓分期與一般生活消費分期有較大差別,且甲的拖延支付行為,不能直接認定為根本違約,也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四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屆滿之前,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主要債務;(三)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主要債務,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履行;(四)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債務或者有其他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五)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規定的當事人單方解除合同情形。故不應簡單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七條規定而支持解除合同。
 
再次,通過上述材料我們可以得知,甲、乙雙方《欠條》,是因為乙要退股,轉讓股權給甲,甲支付的相應對價。故可以確定,《欠條》所涉款項系《退股協議》所載股權轉讓款。而甲、乙雙方簽訂的《欠條》,系雙方自愿簽訂,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亦不損害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是合法有效的合同,故對雙方都具有約束力,甲、乙雙方都應該遵守。
 
綜上,乙要求解除《退股協議》是無法得到支持的,但因為甲存在違約行為,乙可以參考《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七條之規定申請甲一次性支付剩余款項。
 
第二,違約金問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違約時應當根據違約情況向對方支付一定數額的違約金,也可以約定因違約產生的損失賠償額的計算方法。約定的違約金低于造成的損失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增加;約定的違約金過分高于造成的損失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適當減少。當事人就遲延履行約定違約金的,違約方支付違約金后,還應當履行債務。”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九條:“當事人主張約定的違約金過高請求予以適當減少的,人民法院應當以實際損失為基礎,兼顧合同的履行情況、當事人的過錯程度以及預期利益等綜合因素,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予以衡量,并作出裁決。當事人約定的違約金超過造成損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認定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的“過分高于造成的損失”。”之規定,可以得知,約定的違約金超過損失的30%,可以要求適當減少。
 
本案中,乙因甲不按期付款所造成的損失即為存款利息。而甲、乙約定日千分之二的違約金,折合年利率為73%。明顯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4倍即24%的標準。故應按照銀行同類貸款利率4倍的標準降低違約金的支付。
 
第三,礦廠的擔保責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十八條:“當事人在保證合同中約定保證人與債務人對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為連帶責任保證。連帶責任保證的債務人在主合同規定的債務履行期屆滿沒有履行債務的,債權人可以要求債務人履行債務,也可以要求保證人在其保證范圍內承擔保證責任。”之規定,以擔保人身份簽字或者蓋章的,要承擔保證責任。本案中,煤礦廠在甲、乙簽訂的《欠條》中以連帶保證方式在擔保單位處加蓋公章。擔保合同成立,礦廠應該承擔擔保責任。故礦廠以沒有收到300萬元為由拒絕承擔擔保責任是無法得到支持的。
 
綜上所述,乙可以要求甲一次性支付剩余350萬元,支付銀行同類貸款利率4倍的違約金,并可要求礦廠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再次說明,股權轉讓分期支付是很常見的支付方式,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中的消費分期存在許多區別,不能因為其部分符合消費分期的條件就想當然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七條的規定而申請《股權轉讓協議》無效。

上一篇:從一則案例中看股東代表

下一篇:股權轉讓案例:約定股權

分享: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