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
微信

夫妻家事代理權的適用范圍和權利范圍是什么

責任編輯:admin發布時間:2017-09-25 08:44瀏覽

  

一、問題的提出

案例1:李某與張某系夫妻關系,因感情不合而分居,分居期間張某持自己的身份證、結婚證擅自拿走的存款單,以急需支付醫藥費為由將李某名義下存的2000元存款本息取走。后李某認為信用社違規操作,起訴要求賠償存款本息。法院認為,本案中李某、張某二人為夫妻關系,對日常家事可以互相代理。張某向信用社工作人員出示了結婚證、自己的身份證和存單,法院據此推定張某的行為構成日常家事代理行為,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案例2:王某和羅某系夫妻關系,兩人共有一套私房,王某與陳某簽訂了購房協議,羅某未簽字,也不在場。后王某未履行協議,陳某將王某告上法庭,羅某也以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身份參加訴訟,要求法院確認購房協議無效。法院認為,訴爭房屋系被告與第三人共同共有,在此期間,部分共有人擅自處分共有財產的,應為無效。法院遂判決購房協議無效,被告王某返還原告購房款及利息。

夫妻家事代理權,又稱為日常事務代理權,是配偶權的一項重要內容,因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配偶一方與第三人為一定法律行為時的當然代理權,另一方對由此產生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由上述案例可知,明確家事代理權的范圍對于指導司法實踐是非常有意義的。家事代理權的適用范圍及權利范圍關系到夫妻二人的共同利益、夫妻個人利益以及第三人利益,進而關系到家庭的穩定和交易的安全迅捷,是家事代理權制度的核心,因此必須對其作出明確的界定。

二、夫妻家事代理權的適用范圍

一般而言,家事代理權的行使主體便是夫妻雙方,不論夫妻雙方采用何種財產所有制,夫妻雙方都享有這種法定的家事代理權。那么事實婚姻、非法同居者是否享有家事代理權?這在理論界和實務界存在爭議。有學者認為家事代理權只存在于具有合法婚姻關系的配偶之間,沒有合法婚姻關系的男女之間則不能互享此代理權。也有學者認為事實婚姻雖然缺乏法定的結婚形式要件,但男女雙方卻已夫妻名義同居生活,組成實際生活家庭,群眾亦認其為婚姻關系,彼此之間具有法定夫妻生活的全部內容。因維持家庭生計,男女一方為日常家務而常與第三人發生法律行為。此時第三人從外部難以認知該同居男女究竟為法定夫妻身份,還是事實夫妻身份。為保護善意第三人,促進交易安全,對于事實夫妻應予以準用家事代理權的規定。對于同居男女,因不具備夫妻生活的內容,且第三人也不認其為夫妻,則不應適用家事代理權的規定。筆者認為,在我國婚姻法修訂之后,事實婚姻已經不具有合法婚姻的效力,它不再受法律的保護,事實婚姻的雙方不享有夫妻之間確切的人身關系。未登記即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的,與非婚同居一樣,因欠缺結婚法定要件而不具有婚姻的法律效力。無論是事實婚姻還是非婚同居,雖然男女雙方為了共同生活的目的需要從事一定的日常法律行為,但不宜采用夫妻家事代理權這一以婚姻為前提的代理制度。當男女一方因日常法律行為與第三人發生糾紛后,完全可以運用表見代理制度加以解決,可根據另一方是否具有過失來判定是否需要由雙方承擔法律行為的后果。因此家事代理權的行使主體只能為合法婚姻關系中配偶雙方,沒有合法婚姻關系的男女之間則不能互享此代理權。

三、夫妻家事代理權的權利范圍

家事代理權的行使應以日常家事為限,但對于日常家事的范圍,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理解。《德國民法典》第1357條規定:“婚姻的任何一方均有權處理使家庭的生活需求得到適當滿足并且其效力也及于婚姻對方的事務。婚姻雙方均通過此種事務而享有權利和承擔義務,但是如果根據情況得出另外的結論則除外。”其家事代理權的范圍是家庭的生活需求得到適當滿足。《法國民法典》第220條規定:“夫妻各方均有權單獨訂立旨在維持家庭日常生活和子女教育的合同。夫妻一方依此締結的債務對另一方有連帶約束力。”其家事代理權的范圍是家庭日常生活和子女的教育。英美法系國家家事代理是“由于同居而產生的代理”,其范圍限于購買生活必需品。此“生活必需品”不僅限于生存所必需的衣食,還包括“與家庭地位和夫妻財產相適應的,有益于健康和心情愉快的必需品。”有時,珠寶、昂貴的家具等都可作為生活必需品。

夫妻日常家事代理范圍究竟應如何劃定,筆者認為可按照一般情況和特殊情況而定。

1.一般情況的家事代理權。在現實生活中,由于婚姻當事人社會地位、職業收入、財產規模以及生活的風俗習慣的不同,日常家事的范圍也會有所不同。即使是同一婚姻家庭,因不同時期家庭的支付能力不同,日常家事的范圍也不一樣。史尚寬先生認為: “日常家事之范圍,依各夫妻共同生活之情事及因為其行為之目的而有不同,由外部正確判定,甚為困難。然如依內部情事而定其范圍,不獨有害于第三人,結果反有礙夫妻共同生活之經營,故應就家事之規模及其外部的生活樣式,以定其范圍。其生活狀態之外表,雖與其收入之現實不符,第三人應就此外觀而受庇護。”因此,日常家事的范圍具有一定的彈性,因人因事均可能出現變化。一般情況下,日常家事包括通常必要的一切事項,如購買水電、供熱、衣物、家具等,以及保健、娛樂、醫療、子女教育、親友之饋贈、報紙雜志訂購等,皆包含在內。而處分不動產、巨額貨幣和其他有重大價值的財產、與當地風俗習慣不符的財產贈與、放棄夫妻共同債權或其他權利、處理與夫妻另一方的人身有密切關聯的事務等通常不屬于日常家事范疇。

2.特殊情況的家事代理權。在特殊情況下,日常家事的范圍還可以擴張,例如在緊急情形下或因夫妻一方外出不能及時作出意思表示時,夫妻另一方為維持家庭生活之必要所單獨處理的事務,即使通常不屬于日常家事范圍,如租賃居室等,也可視為日常事務。日常家事代理的權限也可能縮小,例如夫妻任何一方行使家事代理權超越應有之權限,侵害了另一方的權益,則另一方有權依法限制或禁止其代理權限。從以上對家事代理權的分析可看出,日常家事的范圍是一個可變的概念,因人因事都有變化,其會因夫妻的生活習慣、社會地位、經濟狀況等有所不同。筆者主張日常家事的范圍一般應限定為家庭的日常生活所需和對未成年子女的教育,主要包括:第一,維持家庭共同生活的費用;第二,撫育未成年子女的費用;第三,家庭成員所需的醫療費用;第四,其他日常生活所需的費用。但是,特殊情形下可適當擴張或縮小。

四、對我國夫妻家事代理權的立法建議

我國法律沒有明確具體規定夫妻日常家事代理制度,只是在《婚姻法解釋(一)》第 17 條中予以粗略規定,即“夫或妻一方在處理夫妻共同財產上的權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處理夫妻共同財產的,任何一方有權決定。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做重大處理決定的,夫妻雙方應當平等協商,取得一致意見。他人有理由相信其為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為由對抗第三人。”這從原則上肯定了夫妻在日常家事上是享有代理權的,只是未作具體明確的規定而已。筆者認為,在未來的中國婚姻家庭立法中對夫妻家事代理權予以完善:第一,在中國婚姻家庭法中,可以將家事代理權視為婚姻的當然效力規定在夫妻權利義務一節,將適用主體限定于具有合法婚姻關系的夫妻;同時,增設夫妻連帶責任的規定。參照大陸法系各國的有關規定采取這樣的措辭:“夫妻雙方有在日常家事范圍內相互代理為民事行為的權利。夫妻雙方對由此而產生的法律后果承擔連帶責任。”第二,對于日常家事的范圍,應限定為家庭的日常生活和對未成年子女的教育。主要包括:維持家庭成員共同生活的費用、撫育未成年子女的費用、家庭成員所需的醫療費用以及其他日常生活所需的費用;特殊情況下可以有所擴大。此外,由于日常家事的范圍因各地區,各家庭客觀條件的不同而存在差異,并因時間的推移而發生變化,在概括性規定的同時應賦予法官一定的自由裁量權;與此同時,要明確規定除外情形,主要有:(1)人身屬性的行為,如立遺囑、接受或放棄繼承、接受或放棄受遺贈、出版社預約的文學創作、夫妻職業上的行為等;(2)對家庭生活有重大影響的法律行為,如處分不動產、明顯過分的開支、用途不明的大額借款、以分期付款形式購買不動產或大額動產、與風俗習慣不符的大額無償捐贈等;(3)對代理形式有劃一性要求的法律行為,如支取存款、買賣股票或其他有價證券。第三,對于家事代理權以何種名義行使,法律不可予以硬性規定,只要在日常家事的范圍內,就應當推定夫妻一方的行為為代表夫妻雙方所為的行為。第四,明確規定,夫妻一方因日常家事與善意第三人所為的法律行為,另一方應對此承擔連帶責任,不能以不知道或不同意為由拒絕承擔。在代理中,當代理人濫用代理權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時,為了更好地維護交易安全,保護善意第三人的利益,應把代理責任直接歸于被代理人。如果第三人為惡意,則不能主張夫妻承擔連帶責任。

上一篇:同居者分割財產的法律依

下一篇:近親結婚在法律上是否有

分享: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