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
微信

黃中權正當防衛案

責任編輯:admin發布時間:2017-09-27 08:44瀏覽

  

2004年8月1日22時40分,被告人黃中權駕駛一輛淺綠色湘AT4758的捷達出租車,在長沙市遠大路軍凱賓館附近搭載姜偉和另一青年男子。兩人上車后要求黃中權駕車到南湖市場,當車行至南湖市場的旺德府建材超市旁時,坐在副駕駛員位置的姜偉要求黃中權將車停靠在旺德府超市后面的鐵門邊,當車尚未停穩時,姜偉持一把長約20公分的水果刀與同伙對黃中權實施搶劫,從其身上搜走現金200元和一臺TCL2188手機。

兩人拔下車鑰匙下車后,姜偉將車鑰匙丟在汽車左前輪旁的地上,與同伙朝車尾方向逃跑。黃中權拾回鑰匙上車將車左前門反鎖并發動汽車,準備追趕姜偉與其同伙,因兩人已不知去向,黃中權便沿著其停車處左側房子繞了一圈尋找兩人。當車行至市場好百年家居建材區D1-4O號門前的三角坪時,黃中權發現姜偉與同伙正搭乘一輛從事營運的摩托車欲離開,便駕車朝摩托車車前輪撞去,摩托車倒地后姜偉與同伙下車往市場的布藝城方向逃跑。黃中權又繼續駕車追趕,姜偉拿出刀邊跑邊持刀回頭朝黃揮舞。

當車追至與兩人并排時,姜偉的同伙朝另一方向逃跑,姜偉則跑到旺德府超市西北方向轉角處由矮鐵柱圍成的空坪內,黃中權追至距離姜偉2米處圍欄外停車與其相持,大約十秒鐘后,姜偉又向距圍欄幾米處的布藝城西頭樓梯臺階方向跑,黃中權迅速駕車從后撞擊姜偉將其撞倒在樓梯臺階處,姜偉倒地死亡。隨后,黃中權拔打“110”報警,并向公安機關交代了案發經過。經法醫鑒定,姜偉系因巨大鈍性外力作用導致肝、脾、肺等多器官裂傷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

審判

一審院認為:被告人黃中權為追回被搶財物,以駕車撞人的手段故意傷害他人身體,并致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針對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經審查認為:本案姜偉與同伙實施搶劫后逃離現場,針對黃中權的不法侵害行為已經結束。

此后黃中權駕車尋找并追趕姜偉及同伙,姜偉一邊逃跑一邊持水果刀對坐在車內的黃中權揮動,其行為是為阻止黃中權繼續追趕,并未形成且不足以形成緊迫性的不法侵害,故黃中權始終不具備正當防衛的時間條件,辯護人關于正當防衛的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黃中權作為普通公民可以采取抓捕、扭送犯罪嫌疑人的自救行為,但所采取的方法必須與自救行為的性質、程度相適應。

其采取以交通工具高速撞人的嚴重暴力傷害行為,顯然超出了自救行為的范疇,具有社會危害性,應承擔刑事責任。故對辯護人關于黃中權采取的是合法正當的自救行為的辯護意見,本院亦不予采納。黃中權的犯罪行為給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造成的經濟損失應予以賠償。

本院對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姜再生提出的合理請求予以支持,對超出法律規定和無證據支持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黃中權犯罪后,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系自首,依法應對其減輕處罰。因本案被害人姜偉有重大過錯,可酌情對黃中權從輕處罰,同時相應減輕黃中權的民事賠償責任。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一百三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十七條第一、三款,第二十九條,第三十五條的規定,作出了如下判決: 一、被告人黃中權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二、被告人黃中權在本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姜再生各項經濟損失共計36998.78元(52855.4×70%)。一審宣判后,雙方均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事實十分清楚,關鍵之處在于被告人撞犯罪人的行為是否屬于正當防衛。正當防衛必須符合嚴格的構成要件,其中,本案涉及的主要有兩個:一是,時間要件,即防衛行為必須發生在不法侵害行為正在進行之中或者即將發生,一旦不法侵害行為已經結束或中止,則不再存在正當防衛的成立空間。

本案中顯然在被告人撞犯罪人時搶劫已經結束,至于其對財物的非法占有狀態,則是一種搶劫后的延續狀態,具有被動性和靜態性,不是對被告人的主動侵害,此時被告人只能實施一定限度的自救行為,而不能實行無限防衛。二是,防衛限度,即防衛行為不能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由于本案是搶劫的正當防衛問題,可直接適用無限防衛的規定。


上一篇:國際會計師培訓

下一篇:沒有了

分享: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