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
微信

夫妻雙雙狀告婚外情人侵犯隱私權被駁回,隱私

責任編輯:admin發布時間:2019-03-08 10:52瀏覽

  

審理法院: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案  號: (2018)滬02民終10918號 

案  號       (2018)滬02民終10919號

案  由: 名譽權糾紛

裁判日期: 2019年01月31日

案例一

上訴人(原審原告):章某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丁某

案情:2016年4月,章某以單身身份在婚戀網上征婚后與丁某相識,并開始戀愛。同年8月,丁某發現章某已婚,但雙方并未分手。2017年初,丁某懷孕。同年1月17日,丁某因宮外孕入院手術。嗣后,章某承諾補償丁某100萬元,并出具欠條。2017年5月31日,丁某將章某簽名的欠條復印件及章某、丁某之間的微信截屏快遞給章某的領導。2017年6月11日,章某公司走道玻璃墻上出現“章某道德敗壞,冒充單身上婚戀網騙財騙色。騙錢借錢不還,無恥無賴。自躲起來,放出滿口污言穢語毫無素質在番瓜弄小學老師任職的姚某來胡亂誹謗人,人渣行為千夫所指。章某工作上假公濟私,以職務之便謀取私利,利用出差廝混。騎驢找馬,在有孚期間不斷面試其它公司,如此道德敗壞,心術不正之人,在社會在企業都是害群之馬”的資料。同時,在張貼的資料中還有丁某與章某的妻子姚某的短信對話內容。章某認為,丁某的行為侵犯了其隱私權,對其名譽構成了傷害,故訴至一審法院要求判決支持其訴請。

一審判決:法律保護的是民事主體的合法權益。審理中,丁某稱其未在章某公司張貼過資料,可是張貼資料所示的主要內容卻是丁某個人所獨有且旁人無法取得的,故法院有理由相信張貼資料的行為人為丁某。由于本案章某已婚卻在征婚網上覓友,并與丁某發生不正當的男女關系,男女交往雖屬章某的隱私范疇,但其違背夫妻忠實義務,違背了社會公序良俗,有損社會群體利益。所以對章某該項隱私的保護應有所限制。通過庭審可知,章某并未因丁某的行為對其聲譽造成具體影響,且章某亦未提供其他證據印證其主張,故章某以丁某侵害其隱私權進而造成其名譽受損為由要求丁某口頭道歉,并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3萬元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章某不服上訴。

二審判決:本院認為,針對章某的上訴主張,本院分別予以闡述說明。章某上訴主張系丁某向章某的領導快遞郵件并在章某單位張貼系爭書面材料,郵件及書面材料中公開了丁某與章某的聊天記錄及二人之間的婚外情關系,侵犯了章某的隱私權。對此本院認為,隱私一般指不愿他人知道或他人不便知道的個人信息、不愿他人干涉或他人不便干涉的個人私事、及不愿他人侵入或他人不便侵入的個人領域。但需要明確的是,不是所有的隱私均是我國民事法律上隱私權的保護客體。現代社會中,個人與社會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聯系,不可能完全割裂個人的社會屬性,而所謂的個人信息、私事或領域也就會不可避免地有一部分關涉他人利益或公共利益。當個人隱私與公序良俗、社會公共利益甚至法律規定產生沖突時,就很可能不再屬于隱私權的保護范圍或其權利受到一定限制。本案中,章某在已經結婚的情況下,仍以單身身份在婚戀網站征婚,從而結識了丁某,并與丁某發展、保持了一段婚外情關系,章某的行為有違社會交往的誠實信用原則,其對婚姻的不忠行為違反了我國法律規定,違背了社會的公序良俗及道德標準,應當受到批評與譴責現章某主張的隱私均系其婚外情相關的信息,且丁君的郵寄與張貼行為的受眾較為特定,范圍不大,持續時間較短且已經停止,并未對章某造成嚴重損害后果。章某的該項上訴主張,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章某上訴還主張丁某在書面材料中使用了侮辱性的詞匯,捏造事實,侵害了章某的名譽權。對此本院認為,首先,就章某所稱“工作上假公濟私……不斷面試其他公司”該段內容系丁某捏造,章某與丁某的聊天記錄中章某自述面試其他公司之事實,而名譽權中關于捏造事實的認定,并非要求行為人所言俱為絕對客觀真實,若行為人所言系其有相當理由確信為真實之事實,亦不能據此認定其系捏造事實進而構成侵權。其次,關于在系爭材料中丁某是否構成對章某的侮辱,對此本院認為,該些材料系丁某譴責章某的不當行為并宣泄個人情感,材料中的詞句并無異常過激之處,尚不構成對章某的侮辱。再次,關于損害結果,章某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其確有名譽被損害的后果,即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其社會評價有所降低。故章某上訴主張丁某侵害其名譽權,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二

上訴人(原審原告):姚某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丁某

案情:2017年6月11日,姚某丈夫章某的單位走道玻璃幕墻上出現“章某道德敗壞,冒充單身上婚戀網騙財騙色。騙錢借錢不還,無恥無賴。自躲起來,放出滿口污言穢語毫無素質在番瓜弄小學老師任職的姚某來胡亂誹謗人,人渣行為千夫所指。章某工作上假公濟私,以職務之便謀取私利,利用出差廝混。騎驢找馬,在有孚期間不斷面試其它公司,如此道德敗壞,心術不正之人,在社會在企業都是害群之馬”及姚某、丁某之間的短信對話復印件等材料。現姚某認為,丁某的行為侵犯了其隱私權,對其名譽構成了傷害。一審審理中,丁某稱在雙方的短信對話中,姚某的短信中充斥著“爛X、公共廁所、婊子”、“爛X開著都沒送貨上門”、“人家都是一家一家的外出游玩就你空的在太陽下曬爛X”等等,所以丁某說姚某污言穢語是有依據的。對此姚某稱,雙方的對話屬于隱私范疇,現丁某公開即侵犯了姚某的隱私權,造成了姚某名譽損失。

一審判決:法律保護的是民事主體的合法權益。隱私權是指自然人享有的對其個人的與公共利益無關的個人信息、私人活動和私人領域進行支配的一種人格權。是否構成侵犯隱私權,應當根據受害人確有隱私被損害的事實、行為人行為違法、違法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有因果關系、行為人主觀上有過錯來認定。對于丁某表示其未在章某單位走道幕墻上張貼材料,但材料內容顯示除了姚某和章某外,材料所示的內容為丁某獨有,因此對丁某的主張,法院不予采納。一審審理中,姚某稱丁某公開了雙方的短信內容系侵犯了其隱私權,但由于姚某給丁某的短信經發送后即不屬于其個人,且姚某工作處所、與章某的婚姻關系也非不能公開的信息。一審庭審中可確認,姚某認為侵犯其隱私權的資料張貼在其丈夫章某單位走道幕墻上,與姚某所處的生活工作環境無涉。且姚某亦未提供證據印證其隱私被損害并受到影響的證據。因此姚某認為其隱私權、名譽權受到侵害的主張,與事實不符,法院不予采納。姚某要求丁某口頭道歉,并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30,000元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姚某不服上訴。

二審判決:本院認為,針對姚某的上訴主張,本院分別予以闡述說明。姚某上訴主張丁某在章某單位張貼系爭書面材料,公開了姚某的職業、姚某與章某的婚姻關系、丁某與章某的婚外情關系及姚某與丁某的聊天記錄等涉及個人信息、兩性關系的隱私內容,侵犯了姚某的隱私權。對此本院認為,現代社會中,個人與社會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聯系,不可能完全割裂個人的社會屬性,而所謂的個人信息、私事或領域也就會不可避免地有一部分關涉他人利益或公共利益。當個人隱私與他人權利、社會公共利益甚至法律規定產生沖突時,就很可能不再屬于隱私權的保護范圍或其權利受到一定限制。本案中,姚某的丈夫章某在已經結婚的情況下,仍以單身身份在婚戀網站征婚,從而結識了丁某,并與丁某發展、保持了一段婚外情關系,章某的行為有違社會交往的誠實信用原則,其對婚姻的不忠行為違反了我國法律規定。丁某在知悉章某的婚姻狀況后,仍選擇與其維持不當的婚外情關系,丁某、章某均違背了社會的公序良俗及道德標準,應當受到批評與譴責。縱觀系爭姚某、丁某之間的短信往來,姚某措辭明顯失當,帶有侮辱性詞匯,而丁某的張貼行為的受眾較為特定,范圍不大,持續時間較短且已經停止,并未對姚某造成嚴重損害后果。姚某的該項上訴主張,本院不予支持。姚某上訴還主張丁某張貼的書面材料丑化了姚某的人格,侵害了姚某的名譽權。對此本院認為,首先,就姚某、丁某之間的短信聊天記錄內容而言,確系二人之間的信息往來,丁某并無捏造事實之行為。其次,關于張貼的系爭材料是否構成對姚某的侮辱,對此本院認為,該些材料主要系丁某譴責章某的不當行為并宣泄個人情感,材料中丁某的詞句并無異常過激之處,尚不構成對姚某的侮辱。再次,關于損害結果,姚某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其確有名譽被損害的后果,即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其社會評價有所降低。故姚某上訴主張丁某侵害其名譽權,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隱私權釋義一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十條釋義

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條文理解與適用(下冊

     【條文】
第一百一十條 自然人享有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
隱私權、婚姻自主權等權利。 法人、非法人組織享有名稱權、名譽權、榮譽權等權利。 
 

  【條文主旨】

  本條是關于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人格權具體權利的規定。

  【條文理解】

  民法在本質上是權利法,民事主體的民事權利是民法所要保護的重點。人格權是民事主體的法定權利,是民法將各種人格利益類型化的確認。無論是自然人還是法人,抑或非法人組織,天然擁有存在的基本人格權,這些人格權伴隨這些民事主體產生、發展和消亡。這些人格權不僅包含物質性的權利,還包含精神性的權利。本法將自然人和法人、非法人組織的人格權采取概括列舉的方式,指明重點,同時避免法律漏洞,保證法目的的實現和法秩序的穩定。王利明:《中國民法典學者建議稿及立法理由人格權編·婚姻家庭編·繼承編》,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21頁。

  一、自然人的人格權

  (一)歷史發展

  自然人的人格保護問題在現代社會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人格價值被視為人的最高價值,人格利益也被視為最高利益。梁慧星:《中國民法典草案建議稿附理由:總則編》,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45頁。近代各國均把人身性民事權利規定在民法典或民事法律中,瑞士、土耳其、意大利及我國臺灣地區“民法典”均在其人格權保護部分規定了人身性民事權利。我國民事法律對人格權的規定起于我國民法通則,根據憲法第38條的規定,對自然人的人格權做了具體規定,民法通則中規定了生命健康權、姓名權、名稱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婚姻自主權等人身權。之后侵權責任法中規定了生命權、健康權、姓名權、名譽權、榮譽權、肖像權、隱私權、婚姻自主權等人身權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了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人格尊嚴權、人身自由權。本法綜合了多年來我國法律、司法解釋對人身性民事權利的規定,將主要人身權列舉為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隱私權、婚姻自主權,同時為了防止民事權利的不斷發展變化,維持民法典的穩定性,增加了“等”,便于司法實踐的操作。

  (二)法律的具體規定

  1.生命權。生命權是自然人以其姓名維持和安全利益為內容的人格權。生命是自然人物質人格的集中體現,生命終止,自然人一切其他人格權利均喪失殆盡。因此,民法典以充分保護生命權為首要目的,一旦生命遭受侵害,自然人的人身性權利則受到侵犯,就會受到民法的保護。

  2.健康權。健康權是以自然人及其身體和器官的功能利益為內容的權利。健康權不僅指身體及其器官的完整,還包括身體機能和器官可以正常運轉;不僅包括身體機能的健康,還包括心理的健康,對健康權的侵害往往與身體權相伴隨。

  3.身體權。身體權是自然人對其肢體、器官等的支配權。身體是承載自然人意識的整體,身體是一個整體不可分割,身體的器官都是組成身體,缺一不可的重要部分。身體權與健康權保護的方向不同,對身體的侵害主要指肉體上的侵害,造成機體或者器官無法正常運轉。而健康權不僅是肉體上的,還包括心理上的,雖然機體或者器官尚未喪失功能,但良好地運轉,無法正常發揮其功能,使身體達到更好的狀態。

  4.姓名權。姓名權是自然人對其姓名享有的設定、變更和使用的權利。自然人的姓名可以由其自由設定,一般為姓加上名,但少數民族地區的姓名設定有特殊的規定。自然人享有改變其姓名的權利,這種權利不受他人干涉。

  5.肖像權。肖像權是自然人對其肖像的制作和使用的權利,未經自然人同意,不得將其肖像物化而使用。

  6.名譽權。名譽是對自然人道德品質方面好的社會評價,名譽權是自然人對其道德品質方面評價享有的權利,對這種社會評價的貶損才導致對自然人名譽權的侵犯。

  7.榮譽權。與名譽權類似,榮譽權也是對自然人個人積極的社會評價,只是這種評價是一定的組織做出的,并非個人做出。榮譽權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對這種權利的侵犯主要表現為對其獲得的榮譽的公開的否定性評價,對其榮譽證書、獎杯等證物的毀損。

  8.隱私權。自然人享有隱私權,即保有其生活中不愿被人知曉的信息的權利。任何對該類信息的獲取都是非法的,都導致對自然人隱私權的侵犯。

  9.婚姻自主權。自然人的婚姻自主權是自然人的基本人權,包括結婚自主權和離婚自主權。從世界范圍看,這項權利由來已久,《歐洲人權公約》第12條規定了結婚和建立家庭的權利。朱曉青:《歐洲人權法律保護機制研究》,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79頁。我國民法通則、婚姻法也一直將婚姻自主權作為一項基本的人身權規定下來,本法也沿用此規定。

  二、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名稱權、名譽權和榮譽權

  民法通則將自然人和法人的名稱權、名譽權和榮譽權放在一起規定,但在本法中則考慮到法人不是真正的主體,而是法律技術的締造物,主要擔當交易工具的職能,不具有終極性的倫理價值。因此,自然人與法人不可能享有相同和均等的人格權利。王利明:《中國民法典學者建議稿及立法理由人格權編·婚姻家庭編·繼承編》,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21頁。故將自然人的名稱、名譽和榮譽權與法人的名稱、名譽和榮譽權分開規定。此外,本法也不再采“其他組織”的說法,而是使用“非法人組織”這一稱謂,改變了過去對自然人以外的組織概念不清的情形。“非法人組織”在德國稱為“無權利能力的社團”,日本稱“非法人的社團或財團”,英美法系國家稱“非法人社團或團體”。梅仲協:《民法要義》,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8年版,第75頁。德國民法典所稱的“無權利能力社團”應與有權利能力社團的法律地位相同,均應享有權利主體地位和具有人格權。隨著社會物質生活條件的變化,非法人組織大量地客觀存在,它們在社會經濟生活中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它們雖然不具有法人資格,但它們事實上能以自己的名義參與民事法律關系,享有權利,承擔義務。非法人組織作為擬制人的一種,也應當保護其基本的人格權。

  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名稱權與自然人的不同之處在于,自然人的名稱權具有專屬性,而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商號則可以轉讓。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名譽權和榮譽權也與自然人的不完全相同,其包含的經濟利益和商業價值大于其本身的人身屬性。對上述權利的侵害,直接導致經濟損失,而非精神損害。

  【審判實踐中應注意的問題】

  1.民法典總則制定過程中,關于是否有必要將人身性民事權利分門別類一一列舉出來進行過一定的討論,最終采取了概括列舉的方式。雖然諸如姓名權、名譽權、肖像權、親屬權、撫養權可能可以在具體的分編中進行規定,但一些新型的人身性民事權利如隱私權,則可能在多處分編中出現,因此,在總則中進行規定有利于統領各分編中的人身性民事權利。此外,由于社會生活發展日新月異,很多新事物的發生會對傳統民法理論帶來沖擊,衍生出很多新類型權利,甚至還會存在無法歸納和定義的權利,因此,在條文設計上,也增加了“等”字,給人身性民事權利的演變和擴展留了口子。在審判實踐中,許多新類型的人格利益不斷涌現。比如,江蘇宜興的冷凍胚胎繼承權糾紛案,提出了法律如何對生命信息和遺傳基因進行保護。此外,比如還有對通過造型藝術獲得的形象的保護,對死者的名譽、姓名等的保護,對遺體的保護,貞操權,等等。這些可以在實踐中進一步探索,不應因民法典總則中民事權利部分沒有列舉而忽視對新類型權利的保護。

  2.傳統民法以人格不能計算財產價值為由,不承認精神損害賠償。民法通則第120條雖然規定了精神損害賠償,但限定于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和榮譽權遭受侵害的情形,而對于其他侵害后果更為嚴重的人格權侵害情形,如侵害自然人的生命、身體導致死亡和殘疾,卻不能適用精神損害賠償,造成法律漏洞。直到2001年3月8日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才彌補了這一法律漏洞。即在人身性民事權利遭受侵害的情形,受害人及其親屬有權就死亡、殘疾、精神痛苦和人格貶損等非財產損害,請求精神損害賠償。雖然在本法中沒有明確規定對該項權利的救濟方式,但審判實踐中還是要依據司法解釋的規定予以支持。

  3.關于自然人名譽權侵權行為的判斷問題。實踐中侵犯名譽權的案件是侵害尊嚴性人格權的難點。是否貶損自然人的人格和名譽實踐中往往不好界定。在審理案件時要注意以下幾個方面:一是通過訴訟維護英雄人物包括已經不在世的英雄人物的名譽、榮譽,需要確定原告的范圍,這應以現行法律及司法解釋為依歸;二是此類侵權行為所侵害法益的復雜性,英雄人物的個人名譽、榮譽,往往與一定的英雄事件、歷史背景、社會共識以及主流價值觀相關,并由此與公共利益發生關聯。人民法院審理此類案件,應從更廣闊的視野出發,更為全面、準確把握社會公共利益及其表現形態;三是此類侵權行為的表現形態更為多樣化,經常表現為學術文章、觀點爭論等,人民法院應依據現行法更為實質性地把握名譽權侵權行為的表現方式;四是此類案件涉及的利益類型更為復雜,涉及言論自由、學術自由和個人權益的關系,人民法院應在個案中審慎把握,既要保護個人權益,也要防止司法對學術問題、言論自由作出不當干預,要在多個利益之間合理界分。

  4.司法實踐中關于法人名譽權的訴訟越來越多。法人的名譽是對法人全部活動的社會評價,與法人商譽、法人信用等經濟意義上的概念不同。認定法人名譽權侵權的核心在于“損害事實”與“行為”。在界定侵害名譽權行為的樣態中,應當著眼于名譽權與言論自由的調和,并將其作為利益稱量的因素。因此,在法人名譽權侵權行為的界定中,應當區分“事實陳述”與“意見表達”作為判斷是否侵權的主要因素。在事實陳述行為違法性的認定中,行為人可以事實真實進行抗辯;在意見表達行為違法性的認定中,行為人可以就公共利益事項進行善意的適當評論進行抗辯。在責任承擔方式中,賠禮道歉不應當成為侵害法人名譽權的責任形式,而且法人不應當享有精神損害賠償請求權。

 

隱私權釋義二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十條釋義

   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釋解與適用

        【條文】
第一百一十條 自然人享有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隱私權、婚姻自主權等權利。
法人、非法人組織享有名稱權、名譽權、榮譽權等權利。 

  人格權是存在于民事主體人格上的權利,是民事主體對其特定的人格利益享有的權利。
  一、自然人的人格權
  本條第一款是對自然人人格權的規定。依據本款規定,自然人主要享有以下人格權:
  (一)生命權
  生命權是指以自然人的生命安全利益為內容的權利,它以生命安全和生命維持為客體,以維護人的生命活動延續為基本內容。生命權是自然人享有的最基本的人格權。《民法通則》第九十八條規定,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權。因為,生命權和健康權在權利內容上存在區別,《侵權責任法》已經將生命權和健康權區分為兩種不同的民事權利予以規定,《民法總則》延續《侵權責任法》的規定,區分規定生命權和健康權。
  (二)身體權
  身體權是指自然人保持其身體組織完整并支配其肢體、器官和其他身體組織的權利。作為生命的載體,自然人的身體受法律保護,任何人不得非法侵害。身體包括頭頸、軀干、四肢、器官及毛發指甲等。《民法總則》首次規定身體權作為民事權利。身體權與生命權、健康權密切相關,侵害自然人的身體往往導致對自然人健康的損害,甚至剝奪自然人的生命。但生命權、健康權和身體權所保護的自然人的具體人格利益有區別,生命權以保護自然人生命的延續為內容,健康權以保護身體各組織及整體功能正常為內容,身體權以保護身體組織的完整及對身體組織的支配為內容。當他人侵害自然人的身體已經達到使自然人的組織和功能不正常時,侵害的是自然人的健康權,而非身體權。當他人侵害自然人的身體,但未侵害自然人的組織和功能正常時,侵害的僅是自然人的身體權,而非健康權。如甲未經乙同意突然將乙的長頭發剪斷,此時乙的身體組織和功能正常并未受到侵害,但甲侵害了乙對自己身體組織完整及對身體組織的支配,侵害了乙的身體權。
  (三)健康權
  健康權是指自然人維護其機體生理機能正常運作和功能完善發揮為內容的權利。
  (四)姓名權
  姓名權是指自然人決定、使用和依照規定改變自己姓名的權利。《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第一款規定,公民享有姓名權,有權決定、使用和依照規定改變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盜用、假冒。
  (五)肖像權
  肖像權是指自然人對在自己的肖像上體現的精神利益和物質利益所享有的權利。《民法通則》第一百條規定,公民享有肖像權,未經本人同意,不得以營利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
  (六)名譽權
  名譽權是指自然人就其自身屬性和價值所獲得的社會評價,享有的保有和維護的權利。《民法通則》第一百零一條規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譽權,公民的人格尊嚴受法律保護,禁止用侮辱、誹謗等方式損害公民、法人的名譽。
  (七)榮譽權
  榮譽權是指自然人對其獲得的榮譽及其利益所享有的保持、支配的權利。《民法通則》第一百零二條規定,公民、法人享有榮譽權,禁止非法剝奪公民、法人的榮譽稱號。
  
(八)隱私權
  隱私權是指自然人享有的私人生活安寧與私人生活信息依法受到保護,不受他人侵擾、知悉、使用、披露和公開的權利。隱私權有以下特點:一是隱私權的內容具有隱秘性,權利人不愿公開或者不希望他人非法干涉。二是隱私權的內容具有真實性,是客觀存在的事實。這就把侵犯名譽權的行為和侵犯隱私權的行為區別開來。在隱私權侵權案件中,加害人不能因其所公開的事實為真而免責。捏造歪曲事實,損害他人形象屬于侵犯名譽權。散布當事人不愿公開的屬實情況,則屬于侵犯隱私權。三是隱私權與其他民事權利一樣,其保護要受公共利益的限制。主張隱私權不能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不能違背社會的公序良俗,不得損害他人的利益。

  我國民法規范隱私權問題,經歷了一個過程。1986年《民法通則》第一百零一條規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譽權,公民的人格尊嚴受法律保護,禁止用侮辱、誹謗等方式損害公民、法人的名譽。第一百二十條規定,公民的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受到侵害的,有權要求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并可以要求賠償損失。1988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140條第1款規定:“以書面、口頭等形式宣揚他人的隱私,或者捏造事實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以侮辱、誹謗等方式損害他人名譽,造成一定影響的,應當認定為侵害公民名譽行為。”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中規定,違反社會公共利益、社會公德侵害他人隱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受害人以侵權為由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受理。可見,那時由于法律沒有明確規定,司法機關對隱私權主要采取的是間接保護方式。90年代初,《未成年人保護法》《婦女權益保障法》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披露未成年人的個人隱私。”“婦女的名譽權和人格尊嚴受法律保護。禁止用侮辱、誹謗、宣揚隱私等方式損害婦女的名譽和人格。”其后,一些法律中也陸續使用隱私一詞。2005年修改《婦女權益保障法》時,規定:“婦女的名譽權、榮譽權、隱私權、肖像權等人格權受法律保護。”這是法律中第一次明確出現隱私權的用語。2009年《侵權責任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侵害民事權益,應當依照本法承擔侵權責任。第二款列舉的民事權利包括隱私權。這就使隱私權作為一種民事權利,在民事基本法中得到了明確。《侵權責任法》關于責任構成和責任方式等的規定也適用于隱私權的侵權責任。例如,《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網絡用戶、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就包括網絡用戶侵害他人的隱私權。權利人也可以依法要求侵權人停止侵害、賠禮道歉、賠償損失。鑒于隱私權作為民事權利的一類已經是立法、司法、理論的共識,此次制定《民法總則》在本條增加規定了隱私權。
  (九)婚姻自主權
  婚姻自主權是指自然人享有的結婚、離婚自由,不受他人干涉的權利。《民法通則》第一百零三條規定,公民享有婚姻自主權,禁止買賣、包辦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為。《婚姻法》第三條第一款規定,禁止包辦、買賣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為。禁止借婚姻索取財物。
  二、法人、非法人組織的人格權
  本條第二款是對法人、非法人組織人格權的規定。依據本款規定,法人、非法人組織主要享有以下人格權:
  1.名稱權。《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法人、個體工商戶、個人合伙享有名稱權。企業法人、個體工商戶、個人合伙有權使用、依法轉讓自己的名稱。
  2.名譽權。名譽權是指法人、非法人組織就其自身屬性和價值所獲得的社會評價享有的保有和維護的權利。
  3.榮譽權。榮譽權是指法人、非法人組織對其獲得的榮譽及其利益所享有的保持、支配的權利。
  2016年2月的征求意見稿曾將人身權放在財產權后進行規定。在征求意見過程中,有的意見提出,應與本法第二條關于調整對象的規定保持一致,本章規定民事權利應當按照人身權在前、財產權在后的順序規定。這一意見得到了采納,一審稿后的草案稿在民事權利一章都采用人身權在前,財產權在后的順序進行規定。
  在立法過程中,有的意見提出,信用是對民事主體經濟能力的社會評價,信用權是市場經濟下的一項重要的權利,應該將信用權作為一種獨立的人格權加以規定。有的意見認為,《民法通則》和《侵權責任法》規定了名譽權,侵犯信用是侵犯名譽的一種情形。從理論上講,信用是對民事主體經濟能力的社會評價,名譽是對民事主體品德、才能以及其他素質的社會綜合評價,其已經包含了信用的內容,且損毀他人名譽與損毀他人信用的民事責任也相同,沒有必要將信用從名譽中分離出來單獨規定。從實踐情況看,目前司法實踐通過對名譽權的保護對信用進行保護,可以滿足現實需要。基于此,本條沒有明確規定信用權。

注:案例來源于裁判文書網公開的判決書,已隱去當事人真實姓名,只為研討學習使用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有關彩禮糾紛的案例以及

分享: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