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
微信

有關彩禮糾紛的案例以及最高院裁判觀點

責任編輯:admin發布時間:2019-03-09 09:19瀏覽

  

疑未婚妻上網征婚鬧分手 法院酌定返彩禮70%

 

     中國法院網訊 (陳先愛)  訂婚不到一年,因懷疑未婚妻上珍愛網征婚而鬧分手,又因彩禮返還問題雙方鬧至法庭。近日,江西省進賢縣人民法院審結了該起婚約財產糾紛案,判決被告胡某某、胡某、夏某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二十日內共同返還原告劉某某、劉某彩禮款91000元。

  經審理查明:2017年6月,原告胡某某和被告劉某某經人介紹相識,雙方之前均離異。同年7月1日,雙方舉行訂婚儀式,原告向被告支付了130000元彩禮款,并支付了見面禮,為被告購買了手機、鉆戒等物。后原告去廣東打工,被告留在家里。2018年6月,原告猜疑被告在珍愛網上征婚,雙方為此發生爭吵,終止戀愛關系,未登記結婚。雙方就彩禮返還一事難以達成一致,原告于今年7月訴諸法院要求被告胡某某及其父母胡某、夏某共同返還彩禮款130000元,購房款78000元及酒席錢、見面禮、鉆戒等物88958元,合計296958元。

  審理法院認為,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自愿、公平、誠實信用原則。禁止借婚姻索取財物,雙方未辦理結婚證,原告請求被告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130000元,應當予以支持,具體返還數額由法院酌定。原告另要求被告返還酒席錢、見面禮、鉆戒、手機等物88958元,于法無據,不在返還之列。至于雙方另提及的各自出資78000元及22000元欲購買房屋一套,不在本案審理范疇,雙方可另行協商解決。綜上,遂依法作出如前判決。

 

 

5后情侶訂親半年便分手 彩禮酌情返還70%

 

     中國法院網訊 (黃淑麗 余志遠)  一對95后小情侶經人介紹相識不過十天,便按照當地農村習俗舉行訂婚儀式并同居。之后雙方因同居生活發生矛盾,女方離家出走兩次,男方要求女方及其父母返還全部彩禮,昔日情侶因彩禮問題對簿公堂。近日,江西省進賢縣人民法院依法審理并判決了這起婚約財產糾紛案件,支持了原告鄧某要求三被告陳某、陳某力、劉某共同返還70%彩禮款的訴訟請求。

  法院審理查明,原告鄧某與被告陳某在2017年1月21日經人介紹相識,兩人初步接觸后感覺尚好,2017年2月2日舉辦認親儀式,原告于認親當日按照農村習俗在其父親鄧某勇的帳戶中,支取現金168000元作為彩禮,當場將該款存入被告陳某力帳戶中。當日被告陳某隨同原告回家一起共同生活。期間,因雙方發生矛盾,陳某于2017年3月離家出走一次,2017年4月雙方相遇,再次一起同居生活,2017年7月8日因被告陳某再次離家出走,一直未與原告聯系,原告鄧某認為被告傷害了其感情,要求被告陳某及其父母返還訂婚時所給付的168000元禮金。雙方多次協商未果,原告鄧某遂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一審法院認為,彩禮是男女雙方訂立婚約關系時以結婚為目的,由男方依據習俗向女方及其親屬給付的款項及財物。現原告鄧某與被告陳某解除婚約,故被告陳某、陳某力、劉某因婚約關系而取得的原告彩禮款應予以適當返還給原告,被告陳某、陳某力、劉某答辯時辯稱,原告給付的168000元現金,包含衣服款36000元,水禮款36000元,禮金款96000元,但由于未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故法院不予認定。據此,法院依法判決由三被告共同連帶返還原告的彩禮款168000元的70%即人民幣117600元。 

 

 
 
 

未婚男女雙方確已共同生活但未辦結婚登記,可以請求返還彩禮

 

【關鍵詞】:返還彩禮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

第十條當事人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如果查明屬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

 (一)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

 (二)雙方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確未共同生活的;

 (三)婚前給付并導致給付人生活困難的。

 適用前款第(二)、(三)項的規定,應當以雙方離婚為條件。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2003年12月25日,法釋〔2003〕19號)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政策】

 

《婚姻法解釋(二)》第10條第1款第(1)項規定的“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并非針對雙方已共同生活的情形;如果未婚男女雙方確已共同生活但最終未能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給付彩禮方請求返還彩禮,人民法院可以根據雙方共同生活的時間、彩禮數額并結合當地風俗習慣等因素,確定是否返還及具體返還的數額。

——全國民事審判工作會議文件:《適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形成新形勢在新的歷史起點上譜寫民事審判工作新篇章——在全國民事審判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1年6月23日),載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編:《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總第46輯,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第10頁。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業務意見】

 

 三、能否要求返還彩禮成焦點

 問:這次公開征求意見,群眾對什么內容最感興趣?解釋對這一問題又是如何規定的?

 答:在這次公開征求意見中,涉及的問題很多。其中最受群眾關注的,是關于能否要求返還彩禮的問題。

 彩禮,也有的地方稱為聘禮、納彩等,是中國幾千年來的一種婚嫁風俗。按照這種風俗,男方要娶他家女子為妻時,應當向女方家下聘禮或彩禮。彩禮的多少,隨當地情況、當事人的經濟狀況等各方面因素而定,但數額一般不在少數。目前,在我國廣大農村,結婚給付彩禮現象仍然比較普遍。在不少地方,許多生活本不富裕的家庭,為了給付彩禮而舉家債臺高筑,造成了極其沉重的經濟負擔。正因為如此,不少農村家庭夫妻離婚時,對彩禮是否應當返還存在很大爭議。這次司法解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時,群眾意見最多、最集中又最難統一的就是彩禮是否應當返還問題。

 經過反復研究,我們在《解釋二》第十條中采納了多數人的觀點,根據目前中國的國情,規定按習俗給付彩禮的,有三種情形可以請求返還:一是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二是雙方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確未共同生活的;三是婚前給付導致給付人生活困難的。解釋中規定的第二和第三兩項,應當以雙方離婚為條件。我們之所以要作出如此規定,是因為目前我國很多地方給付彩禮的情況還較為普遍,如果對彩禮問題完全不管,可能會使一些當事人的財產權益受到嚴重損害。但是,我們始終認為,在社會主義條件下,男女雙方結婚應當以愛情為基礎,不主張也不支持結婚以給付彩禮為條件。作出上述規定,是為了解決現實生活中存在的糾紛,并防止矛盾激化,并不是鼓勵和提倡給付彩禮。我們依然呼吁廣大青年和他們的家長們,要大膽破除給付彩禮的舊風俗,樹立社會主義男女平等的新風尚,使我們年青一代的婚姻都建立在幸福美滿的愛情基礎之上。

——《最高人民法院有關負責人就〈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答記者問》(2003年12月26日),載杜萬華主編:《解讀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指導性案例·民事卷》,人民法院出版社2016年版,第166~167頁。

 

 

【《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案例】

 

楊清堅訴周寶妹、周文皮返還聘金糾紛案(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民事判決書)

 裁判摘要:男女雙方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構成非法同居關系,應當解除。在同居前一方當事人給付聘金的行為追求的是雙方結婚,現結婚不能實現,另一方當事人應當返還聘金。

 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上訴人楊清堅是為與上訴人周寶妹結婚,才給付周寶妹、周文皮23萬元聘金。雙方未辦結婚登記,而是按民間習俗舉行儀式“結婚”,進而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這種不被法律承認的“婚姻”構成同居關系,應當解除。楊清堅在同居前給付聘金的行為雖屬贈與,但該贈與行為追求的是雙方結婚。現結婚不能實現,為結婚而贈與的財物應當返還。一審根據本案的實際情況,在酌情扣除為舉辦“結婚”儀式而支出的費用后,判決周寶妹、周文皮將聘金的余款返還給楊清堅,判處恰當。周寶妹、周文皮上訴認為23萬元的聘金是楊清堅的無償贈與,不應返還,其理由缺乏法律依據,不予采納。

——《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2年第3期(總第77期)

【鏈接: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著述】

 2.關于彩禮問題應否返還的問題

 司法解釋從切實解決實際問題入手,對彩禮應否返還問題作了較為明確的規定。在理解該條文內容時,需要注意以下幾方面問題:(1)要注意把握司法解釋解決此類糾紛時所堅持的基本原則,即本解釋在決定彩禮是否返還時,是以當事人是否已經締結婚姻關系為主要判斷依據的。給付彩禮后未締結婚姻關系的,原則上收受彩禮一方應當返還彩禮。給付彩禮后如果已經結婚的,原則上彩禮不予返還,只是在一些特殊情形下才支持當事人的返還請求。(2)《解釋二》第十條第(二)項、第(三)項適用的前提條件,是雙方必須離婚。(3)對于彩禮的給付、接受主體,應當正確理解。(4)本解釋第十條規定中的因給付彩禮導致生活困難,應當以絕對生活困難為判斷標準,而不是以相對生活困難為標準。所謂絕對困難,是實實在在的困難,是其生活靠自己的力量已經無法維持當地最基本的生活水平。所謂相對困難,是與給付彩禮之前相比,由于給付造成了前后相差比較懸殊,相對于原來的生活條件來說,變得困難了。司法解釋的本意,是在前一種意義上,即絕對困難進行規定的。(5)對該條適用訴訟時效的有關問題。彩禮返還糾紛案件,適用普通的訴訟時效,即兩年。此類糾紛的起算,分為以下幾種情形:如果雙方沒有締結婚姻關系的,給付方應當及時履行自己的權利,向對方主張自己的權利。對方拒不返還的,訴訟時效開始起算;如果雙方登記結婚的,自其解除婚姻關系之日起,給付方就應當知道自己的權利受到侵害,訴訟時效開始計算。根據法律的有關規定,基于該條向人民法院提出請求保護的訴訟時效,也可以發生中止、中斷、延長等情況。

 另外,需要強調指出的是,我們規定此項內容的本意是為了解決實踐中廣大農村及一些地區、范圍內普遍存在的彩禮問題發生爭議時如何處理,以滿足審判實踐的需要。因此,在理解和適用本條解釋時,一定要嚴格掌握尺度,既真正發揮解釋的本來作用,又避免過度擴大化、甚至濫用該解釋現象的出現。對于那些不屬于彩禮問題的爭議,不得適用本條規定。

——劉銀春:《解讀〈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載杜萬華主編:《解讀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指導性案例·民事卷》,人民法院出版社2016年版,第154頁。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觀點集成(新編版)·民事卷V》2921頁

觀點編號1262

 

上一篇:夫妻雙雙狀告婚外情人侵

下一篇:戀愛期間買房登記在女方

分享: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