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
微信

婚都離了,嫁妝還沒分清楚?

責任編輯:admin發布時間:2019-03-22 14:56瀏覽

  

 
 
 


【案情】
錢某、魏某1原系夫妻關系,婚內生育一子,名魏某2。2018年4月12日,錢某、魏某1到臨清市民政局辦理了離婚登記,雙方達成了離婚協議。離婚協議書載明:離婚原因系感情不和,協議:1.子女安排。男女雙方婚后共同生育一個孩子魏某2,2011年7月18日出生,歸男方撫養,男方不要求女方承擔撫養費,女方有探視權,女方現無身孕。2.財產處理。女方專用生活用品歸女方所有,男方專用生活用品歸男方所有。3.其他。男女雙方婚后無共同債權、債務,其他無爭議。協議最后有男女雙方簽署意見并簽名:我自愿離婚,完全同意協議書的各項安排,亦無其他不同意見。雙方在民政部門登記離婚后,錢某因離婚后財產與魏某1發生爭執,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依法判令錢某的婚前財產歸其所有,夫妻共同財產依法分割(價值約15萬元)。

 

【一審判決】對于錢某的婚前個人財產,已在魏某1處由雙方使用多年,現在價值較低,雙方在離婚協議時,錢某對此沒有提及,應系對自己婚前個人財產維持現狀的認可,不再主張返還,所以協議離婚后,錢某再索不當,不應支持。對于錢某、魏某1婚姻存續期間各自名下的存款,數額大致相當,在離婚時二人均未提起對方存款,應視為雙方就存款各自歸各自所有予以認可,就存款二人再起爭執,不予支持及處理。對于查明的夫妻共同財產斯柯達轎車一輛,價值較大,雙方離婚時沒有涉及,且車輛原登記在錢某名下,離婚第二天由魏某1擅自過戶到自己名下,所以斯柯達轎車作為錢某、魏某1價值較大的共同財產,錢某要求離婚后分割的訴訟請求,應該得到法律支持。考慮到錢某的人壽保險單系夫妻共同財產購買,且兒子魏某2由魏某1自行撫養,根據雙方認可的轎車價值3.5萬元酌定由魏某1給予錢某5000元。由于離婚協議時,雙方均表示無共同債權債務,且魏某1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給予薛喜燕的8萬元的性質,所以魏某1要求分割債權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十八條規定,判決:一、被告魏某1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付原告錢某5000元。二、駁回原告錢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錢某上訴請求】1.撤銷原審判決,依法支持錢某的原審請求或將本案發回重審;2.一、二審訴訟費、保全費及其他實支費用由魏某1承擔。事實與理由:

一、關于錢某的婚前財產:經原審審理已經查清,錢某的婚前財產一宗在魏某1處,魏某1予以認可,據婚姻法第十八條的規定,該財產為錢某一方的財產。雙方在2018年4月12日下午因生氣直接辦理了離婚登記手續,之前沒有約定婚前個人嫁妝及個人財產的歸屬。在離婚時,離婚協議關于財產的處理是根據民政部門的統一格式樣本草率填寫,該項財產雖未提及,但已查清事實上客觀存在,現雙方婚姻關系已經解除,該項財產理應歸錢某所有,魏某1應予返還。

二、關于雙方的共同存款:錢某與魏某1結婚后,存款主要存在魏某1名下,通過法院調取,離婚時魏某1名下有存款127000元。根據魏某1申請,法院對錢某的銀行賬戶進行了調查,賬戶顯示的只是錢某的銀行賬戶流水,并沒有任何存款。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錢某名下的銀行存款已經用于生活或生意需要,再無其他存款,離婚時雙方所有存款127000元均在魏某1處,原審認定“對于原被告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各自名下的存款,數額大致相當”沒有任何事實依據,在離婚時,離婚協議關于財產處理系雙方根據民政部門的統一格式樣本填寫,該項存款雖并未提及,但存款存在魏某1名下,確屬夫妻共同財產,人民法院應以事實為依據認定魏某1名下的存款127000元為夫妻共同財產,依法分割。

三、關于雙方的共同財產車輛兩輛:錢某與魏某1于××××年登記結婚,婚后一直從事貨物運輸,先后購買貨車一輛登記在魏某1的父親魏某某名下(車牌號:魯P×××××)、斯柯達轎車一輛(原登記在錢某名下,現登記在魏某1名下),該兩輛車輛均為夫妻雙方婚后購買,為夫妻共同財產,兩輛車輛都應該依法分割。魯P×××××貨車實際存在,并且魏某1一直使用至今,該貨車掛靠在聊城市騰飛物流有限公司,魏某1僅以沒有寫在雙方名下而否認貨車的存在是明顯的轉移財產。原審判決按照雙方認可的斯柯達轎車的價值35000元酌定魏某1給予錢某5000元,數額偏少,有失公允,應該平均分割。綜上,原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判決顯屬不當,也有違公平原則,請求二審法院查清事實,依法改判支持錢某的原審請求,或將本案發回重審。

 

【被上訴人魏某1辯稱】一、魏某1與錢某簽訂的離婚協議書是合法有效的。雙方是經過慎重考慮后,在臨清市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并簽訂了離婚協議書,該協議書對子女安排、財產處理等問題均作出了明確的約定,屬于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不存在欺詐、脅迫等情形。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雙方均應對自己的民事行為負責,對自愿簽訂的協議應當遵守。錢某對已明確約定的事項再次提起訴求,不應得到支持。二、一審判決認定事實請楚,適用法律正確。1.錢某訴求的個人婚前財產,系訂婚時魏某1向其支付的彩禮所購買的嫁妝,且屬于雙方婚后共同生活多年所用,部分財產已自然消耗、毀損甚至滅失,現在價值較低。雙方協議離婚時,錢某并未提及,應視為對自己婚前個人財產維持現狀的認可。錢某提出返還訴求,不應得到支持。對于錢某提到的魯P×××××貨車并非雙方婚后共同財產,錢某主張轉移財產的說法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應采信。2.錢某訴求分割的共同財產,已在一審過程中查明且由一審法院作出了合理、公正的判決,錢某提起上訴沒有事實依據。綜上所述,一審判決正確、公正,應當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判決】上訴人錢某要求被上訴人魏某1返還其婚前個人財產,但雙方在離婚協議中并未對婚前財產做出處理,且雙方共同生活已達八年之久,錢某的婚前個人財產已由雙方共同使用多年,現價值較低。加之孩子由魏某1單獨撫養,魏某1不要求錢某承擔撫養費,返還上述婚前財產可能對孩子的心理再次造成創傷,為孩子的成長考慮,對錢某要求返還其婚前個人財產的訴求,不予支持

關于錢某要求分割存款127000元的上訴請求,鑒于雙方各自名下均有存款,數額大致相當,且均存在交易流水,在離婚時雙方均未提起對方存款,一審視為雙方就存款各自歸各自處理,對錢某該訴求未予支持,并無不當。

錢某主張婚后二人購買貨車一輛,魏某1不予認可,錢某也未提交充分證據予以證實,對此,錢某可待證據充分后另行主張權利。斯柯達轎車作為錢某與魏某1的共同財產,應予分割,雙方均認可該轎車價值35000元,盡管錢某的人壽保險系夫妻共同財產購買,但鑒于錢某婚前個人財產未予返還,一審法院認定給付錢某5000元數額較少,本院對魏某1支付錢某的數額予以調整,由魏某1給予錢某15000元為宜。

綜上所述,錢某的上訴請求部分成立;一審判決結果有失妥當,本院予以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山東省臨清市人民法院(2018)魯1581民初1168號民事判決;

二、被上訴人魏某1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付上訴人錢某15000元;

三、駁回上訴人錢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麗姐說法】離婚協議中女方并未放棄婚前財產,一、二審判決以財產價值低已經共同使用多年為由駁回此項訴訟請求似有不妥。案件中還涉及離婚協議中經常出現的一句話:“各自名下的存款歸各自所有”,如果雙方均確認存款數額,這樣處理沒有問題,但有的名下有存款有的名下沒有存款也這樣寫,就容易引起爭議。還有漏分財產,在離婚時沒有考慮清楚,一氣之下疏漏,再起訴不但增加訴訟成本,也不利于雙方關系的相處,做不了夫妻,還有孩子,難免有見面的機會。建議離婚時要慎重,離婚協議書更要考慮周全后再簽訂。

上一篇:戀愛期間買房登記在女方

下一篇:兩起為搶孩子女婿打傷丈

分享: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