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
微信

兩起為搶孩子女婿打傷丈母娘的案例,法院考慮

責任編輯:admin發布時間:2019-03-22 14:59瀏覽

  

 

審理法院 淮北市杜集區人民法院

案  號 2019)皖0602刑初10號

案  由 故意傷害罪

裁判日期: 2019年01月29日

淮北市杜集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7年10月10日11時許,被告人劉某某與前妻王某1因探視女兒在其家中發生爭執,劉某某及其母親高某與王某1及其母親曾某、姐姐王某3在劉某某家院子里互相毆打,在廝打過程中劉某某將曾某鼻子打傷。經鑒定,曾某的傷情為輕傷二級。

被告人劉某某辯稱自己沒有毆打曾某。

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為1、劉某某主觀上沒有傷害他人的故意,客觀上沒有傷害他人的行為,劉某某不構成故意傷害罪。向法庭出示的證據有:曾某書寫的諒解書,擬證明曾某對劉某某的行為表示諒解。

另查明:本案在審理過程中,被告人劉某某與被害人曾某就民事賠償事宜達成和解,曾某對劉某某的行為表示諒解。

本院認為:被告人劉某某不能正確地處理與他人的矛盾,致被害人輕傷二級,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案發后,劉某某雖主動投案,但在庭審中對犯罪事實予以否認,不符合自首的條件。劉某某得到被害人的諒解,可酌情從輕處罰。本案系家庭糾紛引發,對劉某某可酌情從輕處罰。對劉某某的辯護人提交的諒解書,經查屬實,本院予以采信。對劉某某辯稱自己沒有毆打曾某及辯護人關于劉某某主觀上沒有傷害他人的故意,客觀上沒有傷害他人的行為,劉某某不構成故意傷害罪的辯解和辯護意見,經查,案發現場在場人員有王某3、王某1、曾某、劉某某、高某五人,王某3、王某1、曾某及證人王某2證實劉某某對曾某鼻子部位進行毆打,高某證言證實劉某某對曾某有實施傷害的行為。上述在場人員均有如實陳述事實的義務,上述證言、被害人陳述結合在案其他證據能夠證明曾某的傷情系劉某某所致,故對被告人及其辯護人相關意見,本院不予采納。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三十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劉某某犯故意傷害罪,免予刑事處罰。

 
案例二
 

審理法院 邢臺市橋東區人民法院

案  號 2018)冀0502刑初286號

案  由 故意傷害罪

裁判日期: 2019年01月18日

邢臺市橋東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7年11月3日15時許,被害人李某1領其小外甥女在邢臺市格蘭威亞小區門口等人時,遇到被告人孔某(當時與李某1女兒訴訟離婚),孔某欲強行抱走孩子,與李某1等人發生廝打,致李某1嘴部受傷。經鑒定,李某1口腔損傷為輕傷二級。

對上述指控公訴機關提供了相應的證據,認為被告人孔某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的規定,構成故意傷害罪。請求依法懲處。

被告人孔某認為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不實,自己沒有毆打被害人,辯解其是無罪的。

被告人孔某的辯護人辯稱,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實證據不足,存在矛盾,李某1、李某2的證言不可采信,其他證人證言沒有證實被告人對李某1毆打,庭審調查播放的兩段視頻可以反映出李某1當時沒有受傷,也沒有向民警陳述自己受到傷害或被人打了,事后一個月后向公安機關陳述自己被打且是輕傷是不真實的,另有證據證明李某1本身自己就有牙齦萎縮,本案認定被告人打被害人致輕傷,證據不充分。本案是家庭糾紛,請求法院對被告人作出無罪判決。

經審理查明,被害人李某1與被告人孔某系岳母與女婿關系,2017年11月3日15時許,被害人李某1領其小外孫女(被告人孔某女兒)在邢臺市格蘭威亞小區門口等人時,遇到被告人孔某(當時與李某1女兒訴訟離婚),孔某欲擁抱其女兒,與李某1等人發生廝打,致李某1嘴部受傷。經鑒定,李某1口腔損傷為輕傷二級。

本院認為,被害人李某1與被告人孔某系岳母與女婿關系,雙方本應理智的處理好家庭內部矛盾,但由于雙方不冷靜而導致家庭矛盾不斷升級,在本次雙方爭奪孩子的過程中,由于雙方相互廝打從而導致被告人孔某致被害人李某1嘴部受傷,系輕傷二級,證人劉某1、張某、郝某的證言足以證實,被告人孔某傷害被害人身體致輕傷,被告人孔某的行為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權利,損害了公民的身體健康,已構成故意傷害罪。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孔某及其辯護人辯稱被告人不構成犯罪的辯解及辯護意見,與查明的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但由于該案系家庭矛盾引起,被告人孔某長期未見到自己女兒,當街上遇到其女兒時,愛女心切,欲擁抱其女兒,但李某1誤認為孔某要抱走孩子,為此二人發生廝打,造成李某1受傷,被告人孔某犯罪情節輕微,依法對其免予刑事處罰。根據本案被告人孔某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以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三十七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孔某犯故意傷害罪,免予刑事處罰。

 

 

子女隨一方共同生活并非確定子女撫養的決定因素

 


 

作者:吳衛義,張寅
來源:法院審理婚姻家庭案件觀點集成     引用161頁  現在有一種觀點是,子女在離婚訴訟中實際隨哪一方共同生活,子女就應判決歸哪一方直接撫養。持這種觀點的人認為,一來擅自改變子女的生長環境會對子女造成不利的影響,二來子女也不是一個物件,若判歸不實際控制子女的一方進行撫養,會造成執行上的困難。實踐中,持這種觀點的人不在少數,甚至很多法院都出于減少執行上的困難的考慮,而將子女判歸實際控制的一方撫養。但是,筆者認為,這種觀點是錯誤且沒有法律依據的。 
首先,《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婚姻家庭糾紛辦案要件指南(二)》中所規定的“具有優先直接撫養的條件”是指“子女隨其生活時間較長,改變生活環境對子女健康成長明顯不利的。”這里包含有兩個適用條件,一是子女隨其生活時間較長;二是改變生活環境會產生“明顯”不利,請注意此處的表述,以明顯作為強調,而此處的明顯的事實根據我國證據規則應由主張一方進行舉證。若忽視這兩個適用條件,而直接認定改變生活環境會對子女的成長不利從而判歸子女歸控制方直接撫養是沒有法律依據的。其次,我國對子女撫養的法律規定,以子女本位為主,夾雜著父母本位,但是從來沒有出現過“法院本位”。所謂“審執分開”,案件的審判與案件的執行所依據的法律是不一樣的,我們講審判要考慮執行,并不是說要讓審判遷就執行。執行上的問題應該通過加大執行力度,加大對拒不履行一方的懲處力度解決,而不是讓審判依附于執行。最后,從社會效果上來看,若法院將子女隨其共同生活作為一條重要的判決標準,那么則是向社會發出一個錯誤的信號,讓人們錯誤地認為,把孩子搶到手就能獲得孩子的撫養權。父母離婚,受傷最大的是孩子,法院的判決要引導社會盡量減少因離婚而對孩子造成的影響,而不應引導父母在離婚時爭奪自己的子女,給孩子帶來更大的傷害。

上一篇:婚都離了,嫁妝還沒分清

下一篇:沒有了

分享: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